在疫情中教书的心酸谁人知!

根据《星洲日报》报导,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在脸书要求大家不要在新确诊病例数字攀升时才来后悔,一名教师在该贴文底下留言道出心酸。

她表示,教师与学生已经非常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抗疫努力却被不隔离的人士破坏了,让许多教师感同身受。

“丹斯里,真的很对不起,我们人民已经尽力了,在学校,我们尽力为孩子量体温,在课室维持学生之中的人身距离。”

“我们教导学生不被允许互动,不能靠近超过1公尺。戴口罩教书是很不容易的,小学教师也并没有好时光,每次我们都要喊人身距离。”

该教师指出,孩子们在学校都被限制在自己的座位上。

“没有体育课、没有课外活动、没得补课、不能露营、不能爬山、没有体育活动、没有校内演唱会、戏剧演出等……我们正在枯燥乏味地给孩子教课。”

她询问诺希山,还能怎样帮助压平曲线?

“在教育部宣布我们可以慢慢恢复课外活动时,我们上两个星期是如此期待可以去露营及办课外活动。但现在呢?只是看到数字一直再上升,而这是那些从沙巴回来没想到要隔离的人造成的。”

该名女教师向诺希山说,他是否知道学生看到疫情恶化是如此失望?

“有没有人问过学校的孩子,来到学校却感觉自己被囚禁在座位上的感受是什么?”

“现在所有的活动又要再被搁置了,孩子们坐立不安,他们的精神健康正在恶化,我们还能怎么做?”

这名女教师无奈又无助的一段话,也让其他教师涌入留言,纷纷称赞她说得好,令教师们感同身受。

一名名为哈丽玛的教师就说,当教师上个月恢复运动日时,男学生们是如此兴奋。

“昨天,家长接到取消所有活动的通知时……看他们的脸色,可怜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